【一】

1998年6月,马上高考了。我望着坐在我前面的唐欣,心里有些五味杂陈。前几天我们刚互相交换过毕业留言。她在我的笔记本上写的是——莫名我就喜欢你!我写的是——快乐的彩衣天使,我在未来等你!应该不难猜得出,彩衣天使就是唐欣,至于未来,我胡说的,我也不知道未来在哪里?前几天父母还在小声地谈论五婶儿催我们家还钱的事。而我们家的债主远不止隔壁五婶儿。

父母都是老实巴交是农民,我和我姐又偏偏会念书,一路读到重点高中。这些对于九十年代末的农村有多不容易呢?就好比本该求温饱的日子,我们有了住上小洋楼的门票,但,票价奇高,父母只能没日没夜地劳作,和开口向周围每一个人借钱!

我姐高中毕业,实在不忍心父母不到四十岁头发就染了一半的风霜,于是在一个早上,她留了一封信,去了广州!

我懂,我不该在这个时候胡思乱想,我该摒弃一切杂念,专心迎战裁决我命运的考试。毕竟我是个农村人,还外债累累!但只要唐欣回个头来对我一笑,我的心就会跟着她去了操场,去了学校的林荫小道……学校明文禁止谈恋爱,不知道我的思想抛锚,班主任李雪莲有没有发现。她会为了我这样的优秀生牺牲掉唐欣这样的后进生的,她干得出来!所以我们说好,一切都等到高考后……

在我一边抗拒窗外一阵阵蝉的歌声,一边克制不去碰撞唐欣有意无意地回眸中,铺天盖地的冲刺阶段进入到最后三天。唐欣穿着那件薄荷绿的碎花连衣裙轻盈地站在我的身边。我转回头,一股少女的清香冲进我的大脑,我有点晕。很想挨她近一些,哪怕是碰碰她纤细的手指。但事实上,我们中间隔了半米,我不敢靠近,她好像发现我炙热的眼神,满脸通红!在转身跑开之前,她丢下一封信!

我赶忙藏在白衬衣口袋里,靠心脏的位置……

回家我才小心翼翼地拿出来,简短的两句话——刘兴,好好考!你的未来会很精彩,虽然不一定有我!

莫名心疼,为什么会没有你呢?你这个小傻瓜!

不管你是期盼还是抗拒,高考来了!这意味着收获,也意味着失去!考完之后,班上几对地下恋人纷纷浮出水面。散伙晚会,同学们哭得稀里哗啦。虽然是重点高中,但我们班成绩并不好,大多数同学面临的可能都是就业。

唐欣坐在角落,神色黯然!

她说,她要去打工了!

她说,她会给我写信!

她问,我会不会给她回信?

我拉着她的衣服,引领她来到教室外面,四周黑漆漆的,蝉也突然停止唱歌,我低头,吻了她的额头!她的头发很香,青苹果的味道!

【二】

大学生活的精彩让我越来越忙,各种社团,各种联欢会,学习任务也越来越重。我依然每周会收到唐欣两三封信,但我发现,我已经一个月没回过信了。我有点内疚,暗自揣测自己的心理,其实除了忙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我跟一个颇有家底的女生走得很近了,不限于上课下课的见面,也不仅是握握手那么简单。但我为自己辩解道:“我跟唐欣也仅仅是亲吻而已,我并没有伤害她!”

我也不想陷在两段感情里左右摇摆,权衡再三,我决定放弃唐欣,我那个快乐的彩衣天使!摊开信纸,我写了几十遍,都写不出我的抱歉。我想,我应该做个勇敢的人,要分手,当面提!我也不怕她质问,难道她不觉得我们已经不是同路人了吗?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思想变了,不知不觉,我像我父母一样,在考虑那些很现实的东西了!说好的“爱是一种信仰”呢?但是,但是现实不是更加残酷地摆在面前吗?

我拨通了唐欣上班地方的电话。没人接!一看时间,都下班了!我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?我看不起自己的迫不及待,难道就那么想快速地摆脱掉唐欣?

第二天中午,我再次拨通唐欣店里的电话,接电话的刚好是她!

“找下唐欣,谢谢!”

“是我呀,刘兴!嘻嘻嘻,你没听出来?”

“小欣,我今天有空,下午来找你!”

“好啊好啊!两个月没见了!我……想你!”

“嗯!”

挂断电话,我的心又疼了!我是去分手的,这傻妞还蒙在鼓里!

既然决定了,就别摇摆不定!我定定神,换了件衣服,朝校门口走去!经过女生宿舍楼下,碰见刚好从小卖部回来的廖丽丽,我的那个意向对象!蓝色的外套掩饰住稍稍发胖的身材,圆圆的娃娃脸上一副近视眼镜,倒是也可爱!

她递过来一口袋水果,说:“记得吃水果!给!”

我赶忙推辞:“不要不要,你自己留着吃。”

“喏!”她举起另一只手,原来她都分成了两份!“晚上图书馆吧?我等你!”

“我今晚有点事,我姐来了!我得出去一趟!”我觉得我只能撒谎了。

“这样啊!不给我介绍一下?”廖丽丽打趣着我!

我尴尬地笑笑:“这次先跟姐先预告一下。”

廖丽丽凑过来在我耳边轻轻地说:“我会等你好消息的!”然后转身跑进宿舍楼!

我在路上预演过很多次,到底该怎么向唐欣提出来。太直白会不会更伤人?太含蓄她会不会理解不了我的意思!

在凌乱的思潮中,我来到她住的地方。她听说我要来找她,早早地请好假,说要给我做顿饭。这是个小小的出租屋,不到二十平,阳台上有个公用厨房,阳台尽头是个公共厕所。

这个十九岁的美丽姑娘生疏地摆弄着一条鲤鱼。三十分钟后,宣告行动失败。鱼掉进了下水道,不见了。她双臂下垂,气馁的叹口气:

“本来想给你做红烧鲤鱼的,店里的大姐教过我……”

“欣儿,过来坐,没关系的!”我坐在唐欣的单人床上,朝四处打量着。“我还是第一次来你住的地方呢!”

“有点小,但是便宜,不到一百的房租。”唐欣一边洗着手,一边回答道。

“一个人住这里安全吗?晚上要把门关好!”我后悔说这两句话了。这个时候还在关心她,会不会给她错觉?我决定不再说这种带感情色彩的话!

唐欣坐在离我很近的地方,隔着衣服,也能感觉她缎子似的肌肤,我的心开始砰砰地跳个不停,呼吸急促!我伸手摸到了唐欣的手,她像等了很久似的瞬间回应,两只汗津津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了。我再一次亲吻到了我的天使,我想这可能是最后一次,竟然有些悲壮的色彩。唐欣也青涩地回应着我。……

在我预定分手的那个下午,我们都完成了彼此的第一次!但心情却是大相径庭!

我没有按照自己的计划,爽快地提出分手。她送我出来,低眉垂眼,大概是在憧憬我跟她的未来!她可能以为,我跟她既然拥有了彼此,便是一辈子!但她不知道,我这一走,就是准备再也不见!

我有点恨自己当时的冲动,现在对唐欣的伤害,已是暴击了吧?

我们穿过夜市,卖口红的商贩好像还认识我们,朝我们挥挥手。一路过来,音影店里放的不是【单身情歌】就是【雨一直下】,萦绕在耳畔!唐欣依偎着我,甜甜的笑挂在脸上。复杂的心情促使我无法开口讲任何一句话。直到来到车站,我上了车,把唐欣抛在身后,我才在心里默默地念着:“我的小欣,对不起!”

唐欣还在甜甜的笑,还在使劲地挥动着双臂……

回到宿舍,我失魂落魄地躺下了,仿佛孩子丢掉了自己心爱的玩具。想起下午,我有点想反悔了,唐欣到底哪里不好,我非要分手?不就是没上大学吗?又不是不工作!另一个声音又冷嘲热讽,得了吧,廖丽丽家可是能助你平步青云的,你舍得放弃?

我垂下脑袋,向命运俯首称臣!来到电话亭,拨通传呼台,留言,“我们分手吧!”

去小卖部,买了足以让我死过去的啤酒,来到操场!不知是谁告诉廖丽丽我在喝酒,她过来坐在的身边。什么都没问,只是也拿起一罐啤酒,咕噜咕噜喝了起来!

【三】

9月,我到省城工程大学报道!

10月,唐欣写信给我,说她也来了省城,帮亲戚卖衣服,在城东。工程大学在它的另一头。她说,这是安全距离。如果我想她,可以够得着。如果不想她,她对我也没有束缚感,我可以尽情享受大学生活!收到这封信的同时,我还收到父母的来信,他们说,大学除了好好学习,还可以看看周围的女孩。其实我临行前在他们面前提起过唐欣,父母却说,找女朋友要慎重!

元旦我没有回家,想去唐欣上班的地方找她,给她一个惊喜。转了三次公交车之后,来到了她工作的地方,一个大喇叭不停叫唤的打折服装店——最后三天,最后三天……唐欣身上淡黄色的工作裙包裹着她略显单薄的腰身,化着淡淡的妆,马尾辫甩呀甩,站在门口拍着巴掌招揽顾客进店!看见了我,她跑过来拉着我的手,朝我甜甜的笑,并把我介绍给她其他几个小姐妹。

她请了假,我们去吃了串串香,还喝了几瓶啤酒。两个人都不胜酒力,晕乎乎地又去逛夜市,卖磁带的小店好像约好了一样,张信哲的【信仰】此起彼伏,我想我们当时也是这样想的,爱是一种信仰。在一个摊贩的推销下,买了一只粉红色的口红送给唐欣,花了两块钱!唐欣低头收下了!没说谢谢,只是我看见她,满脸绯红!这是我这辈子送她的唯一的一件礼物!

她送我上了公交车,最后时刻,我亲了她一下,得到一个老太太鄙视的眼光!

【四】

一个雨夜,传达室叫我接电话。

顺着电话线,我能感受那边湿漉漉的喘息声。一直没人说话,但我知道是唐欣!我就静静地拿着话筒,呆呆地站在那里。十分钟之后终于传来声音:“我在校门口,能出来一下吗?”

我的眼圈也有点泛红了!没穿外套,就冲了出去!

唐欣更单薄了,仿佛一阵风她就会不见。那件灰色的外套在身上显得格外的大。她站在马路对面,长发被细雨打湿了,刘海贴在脑门上!看见我,她没有过来拉我的手,只是说:“能陪我走走吗?”

于是,一前一后,我们沿着泥泞的马路漫无目的地往前走。

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想你了!”唐欣低声诉说着。

“对不起啊!我明天就去外地!”唐欣低声诉说着!

“对不起,给你添麻烦了!”唐欣流泪了!

那晚,我们踏着细雨,听着阿杜的【撕夜】,做着最后的陈述……

在十字路口,我们终于决心要各走各的路了。她在城东,我在城西,本来就是南辕北辙!

我往回走的时候,看见廖丽丽站在校门口,手里拿着我的外套,带着灿烂的笑容冲我招手。我跑过去,接过衣服,牵起她的手,往前方走去!

作者:土豆问地瓜

本文至此结束
最后修改:2022 年 07 月 04 日
如果感觉文章不错,请随意赞赏